193:钱媛,于然,祭酒大师二

秦道孤仙 其貌不样 3237 字 1个月前

等到钱媛回到齐下学宫已是第二天的事情,南方之行路途遥远,此时的咸阳已经没有了能够直接帮助她的人,钱媛思来想去感觉自己还是有必要搭一下齐下学宫的顺风车。

钱媛刚一走进齐下学宫,就嗅到了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紫藤,池塘,廊腰缦回、各抱地势的学宫书楼,充满着圣贤气味的学宫建筑。

钱媛心中思绪万千,不胜感叹,在这里她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三年,同样她也遇到了一生值得托付的男人,如果没有齐下学宫她就不会认识林旭,齐下学宫也算是他们爱情的见证人。

看到池塘边结伴而行的年轻人们,钱媛微微一笑,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永远停留在二十岁,但是世界上却永远有二十岁的年轻人,他们的故事已经结束,但是有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钱媛来到教授院找到了万老,对他老人家言明了自己的来意。

说起这个万老,钱媛还是很感激他老人家的,当初如果不是他举荐林旭担任学楼管理员,那么林旭就不会有之后的“故事”,万老也是林旭成长路上的一个贵人。

万老一听钱媛要随齐下学宫的队伍前往南方草原,他是极力制止的,万老是儒家的大佬之一,他是一位典型的学者,与钱媛的爷爷也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在他老人家看来南方是个遭罪的地方,钱媛这种女子不应该出现那种杀戮之地,可是他最后见钱媛执意要求前往,万老这才颇为无奈的同意了下来。

钱媛并没有对万老说出自己的真实目的,她与林旭是奉旨成亲,本来知道的人就并不是很多,而在齐下学宫之中更是寥寥无几。

很多人只是知道钱媛与林旭正在热恋,但是他们却不知道两人已经拜了天地,真正的成为了夫妻。

钱媛从教授院刚一出门,迎面就撞上了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男子抬头看到钱媛,脸上突然多了一些笑容,他的笑容很和煦,仿佛有着令天地黯然失色的力量,男子淡笑道:“钱媛师妹!”

看到自己面前这个风度翩翩,气宇轩昂的男子,钱媛脸上有些错愕:“于然师兄?”

这名男子正是前齐下学宫第一强者,不过世人都知道于然那不似人间的容貌,却没想到他那惊世骇俗的实力,于然的实力比起他的容貌毫不遑让,甚至隐隐胜之。

于然双眼中忽闪而逝的某种东西,他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相貌堂堂,玄纹云袖,似撼天狮子下云端。

看到居然还能在齐下学宫还能看到熟人,钱媛展颜一笑:“于然师兄,没想到你还呆在齐下学宫,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自从七十一届学子毕业后,钱媛已经很少到齐下学宫,而她之所以不来经常这里,一是林旭的嘱托,不过很大的原因也是因为这里已没了故人存在。

于然颔首道:“齐下学宫那么大,多一个人也不是一件大事,无非也就是多一张吃饭的嘴,多一双筷子的事情,呃……扯远了,对了,钱媛师妹,你怎么又回到了这里?”

钱媛又把自己要前往南方的事情告诉了于然,他们两人同为七十一届学子中的佼佼者,他们早已相识,所以自然也很熟络。

原来钱媛学妹也要去南方草原啊!”

于然说完话后,他的眼睛突然闪现了一丝亮光,转瞬即逝,就连心细如发的钱媛也没有注意到。

“是啊!”

钱媛直言不讳的说道:“此次南方之行,还望于然师兄多多保护!”

钱媛并没有对任何人提及到林旭,如今林旭生死不明,这个消息钱媛可不想闹得人尽皆知。

两人边走边聊,谈笑自若,欢笑声不绝于耳,他们两人都是上等的容颜,女的貌美如花,男的风度翩翩,他们结伴而行的身影不知羡煞到了多少对年轻情侣。

不一会儿,两人结伴而行的身形很快就吸引到了无数的靓男俊女,其中就几位不明真相的人低声说道;“郎才女貌,可真是神仙眷侣啊!”

可是这道声音刚起,马上就传来了一声嗤笑:“兄弟,你要是实在不懂,你就别瞎说,什么郎才女貌,神仙眷侣啊,那是钱媛师姐,她的相好是前书楼管理员——林旭,林师兄为人比较低调,不过他打得那几场战斗可人尽皆知!”

“林旭,你们说的是国宴上打败鹏王之子的林旭?”

听到“林旭”二字,周围的学子们神情一变,上次妖族将临的时候,国宴上林旭连败两位妖王之子,可谓是出尽了风头。

“你瞧,还是有明白人的,不错,林旭正在于钱媛师姐热恋,听说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就是不知今天怎么没有看到林旭师兄?”

…………

钱媛现在已位地阶的修士,周围发生的任何风吹草动,她都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外人的眼光她从来不在乎,只是今日于然师兄的态度让她很是惊讶。

于然一向都是平淡的像水一样,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可是此时钱媛感觉于然……有些热情了,甚至有些热情过度了。

特别是钱媛说自己也要前往南方草原的时候,钱媛就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两人漫无目的的游走着,半天过后钱媛终于忍不住了,她对着于然说道:“于然师兄,既然没事那我就先回去了,既然三天后队伍启程,那么我三天后就回齐下学宫………”

毕业之后,这齐下学宫让钱媛感觉到了一些陌生,她心中有些不舒服,甚至她都不想在这齐下学宫多呆一刻。

听到钱媛的话,于然方知自己失态了,他对着钱媛微微一笑:“那好,我们过几天再一同前往南方!”

“嗯!”

钱媛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她对着于然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钱媛的背影,于然缓缓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他环看了周围,半响过后他才叹气道:“这么多年该离开了……”

突然,一道老人的身影径直从于然脑中浮现了出来,他踌躇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向齐下学宫的树林走去。

池塘边的河岸上的小树露出来了淡淡的青色,柔软的树枝在微风中摇摆,它为大地绣起了朵朵鲜花,那美丽无比的花儿,在风中散发出无限的诱惑。

这是齐下学宫的小树林,中午时分鲜有人在这树林之中歇息,不

过于然却知道那位老人有空没空都喜欢待在这里。

于然刚一踏进树林之中,周围就传来了一道慈祥的声音:“孩子,你来了!”

须臾之间,一位老人拿着一杆破扫把出现在了于然的面前,老人白发苍苍,看上去有些老暮,可是他脸上的慈祥却不是故意装出来的。

于然知道这个老人是真正的读书人,否则老人家也不会让自己在这里待了那么多年。

于然对着祭酒大师行了一个晚辈之礼:“家里人已经催我离开了,所以我此次是特意向先生辞行的,这些年多谢您的照顾……”

祭酒大师坦然的受了于然一拜,儒家一向奉行的是有教无类,就算是异族又有何妨,只要两个种族不再发生战争,今日的举动都是值得的。

“没想到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

看着比自己还要高出半个肩膀的于然,祭酒大师喉咙一哽,他暗叹了一口气;“很多年以前,我与我的师弟跟随师傅去了南方,那时我们想改变匈人的习俗,可是我们发现这个行动太难了,为此师弟还在你家中还打了一架,但是成效依旧不太大,所以我们就再想是不是我们错了,血与战争已经扎根在了匈人骨子里,我们是不是换个方向思考问题?比如去改变匈人的下一代……”

祭酒大师又想起了几十年前的南方之行,匈人是一个很复杂的种族,王道与神道穿插其中,它们相互制衡又相互依存,它们形成了匈人独特的文化根基,就算是三大草原也不能完全摆脱神道的束缚。

当年的师徒三人也认为要想减轻匈人对大陆的敌意,就得先帮助匈人又摆脱枷锁,不再做狗做仆,天地间或许真的有神,但是它一定不是昆仑山上的那位。

“匈、秦之间的战争,我真的很抱歉!”

于然应声说道:“当年家里人是很佩服你们的,你们在草原待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家里人对你们的印象很深,否则他不会让我送到您的身边!”

当年他们师徒三人做的事情,在如今看来的确不是一件聪明的事情,不过能得到于然“家里人”的认可,祭酒大师大师感觉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老人家对着于然郑重其事的说道:“匈人的未来就交给你了,结束这场战争就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听到祭酒大师的话,于然严肃的回复道:“弟子一定会结束匈、秦战争的,我们两族一定会和平相处的!”

Ps:已经加速进程了,于然的身份写时就已经注定了,并不是我为了赶剧情胡乱绉的,匈人巴鲁死时就已经写好了。

右手重锤胸口,是匈人的最后告别仪式,这在齐下学宫匈人篇讲到过。

在保证质量下,删减一下多余的剧情,成绩太差了,简直不容直视。

其实我是很感激盗版的,几个老人不订阅后,只剩下两个盗版还在坚持订阅,这一点我既是开心,又有些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