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谋士为何总爱提“上中下三策”?君王为什么总是不选上策?

你有十块钱。

上策,买五注双色球。中了就有五千万。一辈子不愁了。

中策,买一注双色球,中奖就有五百万。不中还剩八块,还能吃包泡面加根火腿肠。

下策,两元买双劳保手套,两元买瓶大水,买五块钱馍头加一块钱榨菜,去工地搬砖。

你选那个?

我以为首先需要明确几点,才能明白所谓的“上中下三策”是什么?

第一点:什么是古代谋士?古代并没有谋士这个职业,却有事实上从事这方面功能的职位。正因为有些人总是向自己的主人提出一些参考性意见,让主人去选择、抉择,甚至让主人有了一定的依赖性,所以被称为了“谋士”。历朝历代,不同身份的人,充当谋士角色的人物,比比皆是。而主人也习惯于就某些问题,咨询一些他认为有能力的人,去作为自己决断的参考。问题不同,咨询的对象便不同。所谓的古代谋士,是一个通俗的叫法,而不能明确为那一个人,只是不同历史时期一些特定的人群。

第二点:充当谋士角色的人,习惯性提出“上中下三策”,也是现实需要。一个人,要想得到主人的认可,并因此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或是得到某些现实利益,都需要把自己的才能充分展示出来。而为了展示自己的才能,又不出现越权震主的嫌疑,自然就会在建议中提出多个选项,让主人去最后定夺。这既体现了自己的能力,又把最终的决定权和最后的成就感,还给主人。这是为人之道,也是古代人的为臣之道。真正的智者,会把问题分析透彻,然后引导主人去做出有利于事态发展的方向。这就是谋士的最高境界。

第三点:君王或是主人选择时,并不是在意谋臣的三策顺序,而是统筹考虑现实需要和最终目标。主人是不是选择上策,做为一个有独立主见的人,不是主人考虑的根本问题。主人考虑的是:咨询了你,希望得到你的合理化建议,但如果抉择却是需要通盘考虑的。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有些谋臣的建议,或许是站在某种立场上提出的看似合理的建议,但真正的实施,需要和最终的目标相一致,还要考虑全方位的利弊得失。所以主人选择时,更倾向于适合自己的路线,而不是谋臣的策略权重。

当然,所谓的谋臣提出建议,君王或是主人做出选择,都是建立在臣是忠臣,君是明君,主人是明白人的基础上。如果君主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没有把控局势的能力,在好的建议,都不能得到最好的结果。

感谢分享阅读,小知识,大智慧。我是空山,专注中原地方史志三十年,让我们一起品味山水人文历史,探寻方志民俗脉络。敬请关注@空山俚语,欢迎留言交流。

《少帅》中说过为什么张作霖很喜欢用杨宇霆,可以回答这个疑问。

杨宇霆是奉军中的重要人物,张作霖很喜欢他,因为每次有事需要出主意的时候,杨宇霆会出很多个主意,但是实际上这些主意里,只有一个能用。张作霖自然能听出来哪个能用,哪个不好用,最终他拍板做决定,还是自己决策之功。实际上杨宇霆自然也是这意思,就是让张作霖知道,只有那个主意能用,其他的不过是随便说说。如此一来,张作霖还能按照他想要的那个结果来办事。而且最终显得主公决策英明,而不是谋士的功劳。所以说三个策略都是少的,就是让主公挑出来他想让主公用的那个策略。



这上中下三策也未必真的有上中下等级上 的区分,必然有的策略不合适。

若是上策就真的比中策和下策好很多,那何必还出三策呢?直接说上策一个不就得了。可见这上中下可以笼统说来是三个策略,在谋士心中自我感觉有一个更好一些。即使是他觉得某一策略更好一些,也未必是最适合当时的情况的。



一般上策都比较虚,弊端也大

所谓上策,比较理想化,真正实施起来不是那么回事,听起来可好了,要是真那么好,敌人能想不到?不管作何决策,有利就会有弊。很多时候,主公都会选择中策,因为中策比较折中,利与弊比较好平衡。其实谋士们真正想献的策略也是中策。



要是君主真的选了上策,那有啥意思,多没面子?你都说这是上策了,我选了,这哪是我的决策?要是谋士说我有上中下三策,那简直是很傻的谋士。直接说我有三策就行了。真有上中下,也是让主公来自己衡量。

小编认为,所谓的“上中下三策”,跟现在的风险投资是一样的——“高风险,才有高回报”

一般来说,上策受益最大,但是承担的风险也最高;故而,选择的不多。

下策,安全系数高,但是收益最小;也很少有人问津。

而中策,收益与风险居中,既有利可图,又不用冒太大的风险。故而选中策者居多。

而且,我们认为君主选择的不是上策,到底是不是人家心里的上策,就很值得商榷了。因为这是一个这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

比如,历史上有名的“荆轲刺秦”事件。当时,谋士给太子丹的上策是:西约三晋,南连齐、楚,北媾匈奴以图秦

而太子丹,嫌弃此计见效太慢(旷日弥久,令人心惽然,恐不能须也)。

直接选了下策——想着凭借一介刺客,就扭转乾坤,让秦国屈服。但是,在太子丹那里,这才是上策——因为“荆轲刺秦”,收效大,投资少,见效快(如果,当年荆轲成功了)。

所以,到底哪个是所谓的上策,哪个是所谓的下策,在实施之前是不可能有定论的。我们之所以能够指点江山,完全是因为我们知道了结果!

结语:每次抉择,都是自以为的上策。

一家之言,如有不妥,欢迎指正!

刘备收西川的时候,庞统就献过上中下三策,”阴选精兵,昼夜兼道,径袭成都;璋既不武,又素无预备,大军卒至,一举便定,此上计也。

杨怀、高沛,璋之名将,各仗强兵,据守关头,闻数有笺谏璋,使发遣将军还荆州。将军未至,遣与相闻,说荆州有急,欲还救之,并使装束,外作归形;此二子既服将军英名,又喜将军之去,计必乘轻骑来见,将军因此执之,进取其兵,乃向成都,此中计也。

退还白帝,连引荆州,徐还图之,此下计也。”

从此三计来看,上计太急,还把成功寄托在一些假设上面,偶然性太大,风险极高。就和后面魏延提出的出子午谷取长安一样,成功概率太低了,失败了却有可能万劫不复。有人可能说邓艾灭蜀就是采取了这类似的上策。从表面看确实相似,但当时情况是邓艾的部队是偏师,失败了不影响魏国整体实力,二是蜀国的主力已经被钟会牵扯在剑门,成都空虚是实情。而放在刘备这,刘备本身实力有限,奇袭部队一旦失败,刘备后面想夺取成都基本不可能了,而且没有其他人帮刘备吸引住刘璋主力,形式并不相同。而且邓艾是将军,刘备是君主,地位的不同也注定他们的冒险倾向不同。刘备断不会选择所谓的上策。

而下策呢,相当于退到别人大门外面,等别人关好门了,你再踢门。这难度可想而知,就算你能踢开门了,别人早就把阵势摆开了。

中策则是进可攻退可守。刘备从自身考虑必然是选择这个的。其实从庞统个人的见解,应该也是倾向中策,因为只有中策,他说的最详细。

从庞统这个例子应该可以看出,谋士提建议,一般是分激进,稳健和保守几个策略向君主或上司提出。提激进的建议一般是显示自己有奇谋,创新精神强。提稳健的建议是说明自己有智慧,方案可操作性强。提保守的建议是说明自己能够考虑充分,风险意识强。这样通过几个不同的计策就可以表现出来自己是个全方面都很优秀的人才。而且决策权给了领导,一是让领导觉得你足够尊重他,二是可以减轻自己的责任。能够成为君主的人一般都是那种做事从大局出发的人,能够把握时机但又不会冒进,所以选择可进可退的方案一般是首选。

就是现在很多公司里遇到问题,很多员工也是提出好几种解决方案,然后分别说明优缺点,证明自己对问题的处理是深思熟虑的,然后通过会议讨论领导拍板采取哪一个,起到一个风险共担的作用。

在古代,局势动荡,决策事关生死。因此,君王人民非常重视决策,并照顾我招募智者和顾问,为他们提供特殊的决策服务。顾问们通常提出三种策略供君主们选择,这也成为历史上一个有趣的现象。

“上、中、下三个层次的三个策略”最早的说法来自《孙子兵法》。这本书说:寻求更高的层次,得到更低的层次。在他们中间寻找,得到它;如果你要求它,你会失败。一个人只有为自己设定最高目标,才能取得相对较好的结果。

《谋攻篇》补充道:“因此,上层士兵切断了计划,第二次切断了部队,第二次切断了部队,下层士兵进攻了城市。进攻这座城市的方法是最后的手段。”最好的战争艺术是用策略打败敌人,其次是通过外交斡旋取得胜利,第三是用军事威慑迫使敌人屈服,最低劣的方法是利用领土取得胜利。

613年,炀帝决定第二次签下高丽。杨玄感认为骑兵抗击隋朝的时机已经成熟。—— 炀帝去年率领100多万军队征高丽,几乎全军覆没。这一次,后方是非常空的。顾问李密当时给了他三个策略:最好的策略是直接带兵到辽东,阻止炀帝军队占领高丽,把他留在锡拉和夏比迪斯之间。中策进军关中,夺取了长安作为根据地。下一步行动是占领附近的东部首府洛阳,但如果不能长时间占领,炀帝军队返回将非常危险。

天溪三年(1019年)三月,为了讨宋真宗,欢心,朱能和内侍周被检查是否有政治勾结,并伪造了《天书》,放在长安西南部的甘油山。当时,寇准是这里永兴军队的大副。这时,有人建议说,如果寇准提供天书,官员和人民就会信服。

五月中旬,寇准收到了进入朝鲜的命令,并打包准备离开。听了这话,他的门生觉得非常不合适,并给他提供了三个策略:当他向东旅行到河阳(现在的孟州市)时,他可以因为生病而坚决要求另谋高就,这是最好的策略。当中策进宫见陛下时,揭露终南山天书是一件不实之事,这可能会使他的名声永存。下一步是回到秘书处去崇拜这个形象。

古代兵家为什么喜欢提出“三上三下”的策略?这与古代的现状以及辅导员的职责和地位有关。由于目前的局势很复杂,不可能只有一种战略来处理它。顾问们提出了“上、中、下”的三种策略,以穷尽所有的可能性。第二点是,辅导员的定位是“寻求”,而不是“切断”。辅导员在提出自己不同的策略时也有一定的倾向。他们用“上、中、下”来区分它们。他们不仅可以表达自己的想法,还可以在不承担相应风险的情况下将决策权交给上述人员。

那么,面对辅导员提出的“上、下、中”三项政策,君王应该如何选择呢?这里有很多知识,不仅与君王,的政治结构和军事成就有关,也与君王的性格和性格有关

汉朝时,淮南,王英和布造反,刘邦向薛公征求意见。薛公说:“英国和布的反叛并不奇怪。如果英国和布采用最好的政策,那么山东地区将不会归汉朝所有。如果他使用中策,谁赢谁输是不可预测的。如果他走错一步,陛下就可以睡在他的枕头上了。”刘邦问,“什么是最好的政策?”

操曰:“东取,西取楚,并吞齐,夺鲁,令守境。这样,山东就不会归汉朝所有了。”

刘邦问,“什么是中策?"

薛公说:“东有,西有楚,东有韩,西有魏,西有敖更米仓,西有。”。谁赢谁输是不可预测的。”

刘邦问,“下一步是什么?”

令尹说:“东边是吴,西边是蔡霞。关注南越。你回长沙,陛下放心,汉朝就安全了。”

刘邦问道,“那么,他会采取哪种策略?”

薛公回答说:“他将采取下一步。”

刘邦问道:“为什么他说他不会采用最好的政策,中策,而是会制定一个糟糕的政策?”

薛公说:“他曾经是骊山的奴隶,为了他自己,他成了所有民族的国王。他不知道如何考虑人民的未来。所以,我说他会采取下一步。”

后来,正如薛公,所料,英布迈出了下一步。刘邦率领他的军队亲自击败英布英布逃到江西,后来被他的妹夫所困。通过分析英布的政治结构和性格,薛公准确地判断出他会选择下一个政策。

隋末,面对李密,提出的三大战略,杨玄感听了说:“我认为你说的是最好的战略。现在所有的官员和他们的家人都在东都。如果你不把他们带出来,你怎么能指挥这些人?此外,如果你在遇到一个城市时不退出,你怎么能显示我们的威望?”因此,杨玄感没有使用李密战略计划。放弃最好的政策,选择最坏的,杨玄感的选择显然是错误的。然而,从历史的角度来看,隋朝的统治在当时还没有解体。杨玄感军队组建得太早,无论使用什么战术,它都可能面临失败。

摘要

根据敌我力量对比和形势变化,辅导员的上、中、下策略可能成为最佳策略。作为决策者,最重要的是分析和决策的能力。至于三个战略中哪一个是最好的,它不仅与计划本身有关,而且还取决于战略目标和战略的总体责任。只有这样才能选出最好的一个。

功劳必须让给领导(锅得自己背),所以提三策(只提一策就显得不论成败都是谋士的事),成则领导英明选择,败则自己出了馊主意。精明的谋士都会在中策下功夫,引导领导去选。

这不就是个营销策略嘛!

先给你来三个选择,质量好但价格也很高的、质量中等价格适中的、质量差但价格低廉的。

一般而言,推销员给出这三个选择,只要我不是想当冤大头的情况下,都会选择第二种,也就是中庸的那种,或者换成现代词,叫作性价比最高的那种。

古代的君王比我们更聪明啊,当然也会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也就是中庸之道。

更何况,所谓上策,通过就是谋士为推销中策而胡乱吹出的效果,真正要实施起来麻烦不说,效果也远达不到,只能算是神仙想法。

上策往往以结果优先,不考虑成本。

例如为了攻下某个城池,不惜动员全国大多数成年男性作为兵源。

虽然这么做理论上会达到目的,但是付出的代价太大,甚至得不偿失。老百姓不堪重负可能会发生民变,秦朝与隋朝就是这么灭亡的。

下策恰恰相反,是以成本优先,希望以最小的代价达到目的,有点赌博的意思。

一般是对结果不抱希望,而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有的时候会取得意外之喜!

中策就是介于两者之间,希望能够合理分配资源,既要达到目的,又不能付出不切实际的代价。

作为领导者的君王,肯定要通盘考虑全国的内政外交,而不是仅仅着眼于局部的得失。

但是要达到这个平衡不仅仅是说说而已,执行起来难度非常大。

以《雍正王朝》为例:雍正需要年羹尧西北平乱立威,不惜减少朝廷开支得罪百官全力支持。如果最后没胜,大清将被拖入战争泥潭,雍正搞不好皇位不保!

小时候,觉得这些谋士很牛逼;长大了才知道,执行力比瞎逼逼更重要!

谋士提多种策略就是认清自己的地位,只是提建议的人,而不是决策的人,该怎么办还得听主公的,提出ABC三个方案让主公选择,第一可以显得考虑周全,把所有情况都想到了,第二可以不担责任,责任由主公还负。多个备用计划是谋士的基本要求,而不能跟主公说你必须这样。至于说上中下三策只是谋士自己对这三个方案的选择,这么说的意思就是,如果这个谋士拿出主意的话会选上策,他个人认为这是最好的方案,但他认为的最好方案也不是没有缺点,只是他认为这是小事。但站在谋士和站在主公的立场看问题是不同的。比如范增给项羽出的上策就是立杀刘邦,不讲任何道理,庞统给刘备出的上策是立杀刘璋夺取成都。从效果来说应该是最有效果的,但他们都没接受,因为这样不讲理的方案对主公名声不好,爱惜名声的主公就不能采用。李密给杨玄感出三策,上策打下北京把杨广挡在朝鲜回不来,中策打下长安割据,下策全力打洛阳富贵。杨玄感选了下策,他认为洛阳最好这是一个主公的选择。杨玄感失败后李密自立,实力非常强,又有了打哪里的选择,他仍走了杨玄感的老路打洛阳,又失败了。李密当谋士时就知道打洛阳是下策,而且经过实践检验过,洛阳不好打,他当了主公不是该回避洛阳吗?他没有,坚决还要打洛阳,仍是选了下策。这说明主公思维和谋士思维的不同,谋士可以站在旁观的地方提建议,而主公只能根据实力现实处理。一个河南起家的部队不打下洛阳难以让军队心服,洛阳是河南的中心,拿下洛阳河南才稳固,放下起家的地方不打,去抢一个情况不明的长安,主公就会认为很不合算。洛阳这地方折损了杨玄感、李密、王世充、窦建德,就是因为所有的主公的思维都是一样的,洛阳才是上策。主公和谋士地位不同,选择也不同,谋士不能只提自己心中的上策,下策可能才是主公要的。